一肖一码中特网首頁 -> 歷史軍事 -> 《晚唐》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晚唐書頁 』

一码中特软件:晚唐 第一卷 土團鄉夫 第1010章 聯吳抗魏

(為方便您閱讀晚唐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一肖一码中特网 www.rwxmj.icu,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風起了!”都監用疲憊的嗓音道,親衛都頭扶著輪椅就站在他的身后,默默的陪著他登樓憑欄遠眺。

    之后許久,楊復光都不曾說話。

    楊復光說的沒錯,確實起風了。

    那輪平西的紅rì,已然漸薄西山,不知什么時候起,然后一片云起,暮sè頓至。沒多久,已經隱隱挨至西邊的山寺高塔,云生rì落,轉眼之間,天地異sè。天已然變了,緊接著一陣涼風吹來城上,頓時吹得城樓越發的空空落落,蕭然凜然。

    侍衛都頭略知天時,常在外行軍的他知道這風是雨的前鋒先導,風已吹來,雨勢便迫在眉睫了。

    尤其是在這樣的夏季,往往是急風驟雨。

    “溪云初起rì沉閣,山雨yù來風滿樓?!幣壞佬芻氳納舭樗孀乓徽蠼挪繳?,侍衛都頭抬頭看了眼,見是侍中、檢校太尉、義武節度使王處存到來,對著他只是冷冷的點了點頭。做為楊復光的心腹侍衛長,他對于如今剛好知天命的王處存并沒什么好感。王處存是京兆萬年人,生于世家,其父父王宗,曾任檢校司空,遙領興元軍節度使,又善于經營,富甲一方,家資億萬,極擅經營關系人脈。王處存早憑父蔭入神策禁軍,早年在禁軍中其實也算是楊氏家族一系,可后來卻投靠了田令孜,數年前,有人宮中行刺,王處存率神策軍救駕,得天子李儇信任,得封義武軍節度使??上似⒉緩?。雖得封一鎮節帥??上Щ姑壞餃?,河北諸鎮就反了朝廷,此后打打停停,義武鎮換了數個主人,但王處存卻從來沒有得到過。

    黃巢破長安,王處存護駕前往西川,后來形勢漸好,又奉田令孜之命率軍參與關中之戰。結果在第一次收復長安時,貪功冒進,被黃巢殺了個回馬槍,幾乎身死,雖逃過一劫,但兵馬損失慘重。之后,田氏失寵,楊氏兄弟得寵,王處存又重投入楊氏兄弟門下。

    可侍衛都頭卻一直不喜歡向來風度翩翩、瀟灑萬分的王處存,連他的那個兄弟王處直也一樣不喜歡。在他看來。這種貴公子能有今天地位,憑的全是家世和資財。并沒幾分真本事。

    王處存總是那么的瀟灑,走起路來不急不緩,五十出頭的年紀了,看起來卻仿佛還不滿四十,滿頭烏發,劍眉星目,唇紅齒口,長的太英俊了。

    風呼呼吹過,天越發的yīn沉下來,甚至每吸一口氣,都能感受到空氣中的濕氣。楊復光無疑也聞到了,他就靜靜的坐在輪椅上,宮中最好的御用工匠做的這把輪椅,用紫檀木制成,車輪用的是烏木,這輛輪椅的車輪還能轉彎,甚至不用人推,自己就能方便的推行。車上還配有極舒適的鵝毛絨墊子。

    黃昏后的大半天時間里,楊復光就一直坐在這里,看著rì薄西山,風起云涌,山雨yù來!

    王處存總是那么優雅,他是一個極有禮儀素養的貴公子,可他卻絕不是一個優秀的統帥,侍衛都頭曾經聽到楊公如此評價過王處存。

    當他優雅的身形出現在城樓上時,楊復光沒有回頭,只是揮了下手,算是招呼過了?!霸叢氏鴕捕涼砘氳惱饈資?!”

    武后朝宰相許圉師六世孫。文宗大和六年進士及第,先后任當涂、太平令、監察御史、潤州司馬、虞部員外郎,睦、郢二州刺史等職。楊復光也讀過他的詩,許渾晚年歸潤州丁卯橋村舍閑居,自編詩集,曰《丁卯集》。其詩皆近體,五七律尤多,句法圓熟工穩,聲調平仄自成一格,即所謂“丁卯體”。詩多寫“水”,故有“許渾千首濕”之諷。楊復光雖讀他的詩,但對于他并沒多久推崇,在他眼中,許渾就如同溫庭筠一樣,他們的詩一味追尋曠逸閑適,其實是在逃避現實。他們的文字水平很高但卻缺乏一種剛健高朗的xìng格,流露出軟弱的xìng格。

    王處存喜歡許渾的詩,他其實一點也不意外。王處存的骨子里,不就是那樣的代表么。

    聽到楊復光點出許渾的名字,他的臉上有些意外,不過他很快看出來,楊復光并沒有想多談許渾的意思。而且,他此來,也并不是為了談許渾來的?!把罟?,太原丟了,河東鎮已經全落入了李璟的手中,河東鎮除了安金全兄弟帶著李克用年幼的兒子李存勖逃出河東,其余兵馬盡沒,百戰jīng銳的沙陀番軍已經沒了?!蓖醮Υ嫠淙槐謊罡垂餿銜皇峭潮蠼?,但其實以一般眼光來看,剛過五十歲的貴公子王處存,卻是一員經驗豐富的戰將。禁軍扈衛多年,且大戰小仗也沒少打過,甚至長安之戰中,那樣危險的境地中,都能殺出突圍,也可見他并非百無一用,只不過,若與高駢李璟這樣的人來比,卻是要低了一等,王存存,也就和曾經的禁軍大將周寶是一個檔次的,可為大將,不可為上將。他身材高大,長的強壯,卻又不顯的粗曠,他披著一件充滿著他品味和風格的暗金sè織金絲綢披風,身上的鎧甲是同樣暗金sè的板甲,這是王氏家族軍工坊仿照秦軍板甲打造的。他的腰上懸掛著一把玉具裝飾的寶劍,手上套著一對金絲織就的暗金手套,這身裝束配上他的那副身材和面容,真是引人注目。

    楊復光依然頭也沒回:“這個消息,咱家已經知道了?!?br />
    “那楊公當也知道李璟并不滿足于此,他已經兵發數路,同時向振武、保大、昭義、河陽等地都發兵了?而且,李璟親自坐鎮太原,還派了他的三個結義兄長揮兵南攻河內?”王處存向楊復光問道。

    “楊公已經都知道了?!筆濤藍紀酚行┎宦醮Υ嫻奶?,“昨天晚上楊公就收到了河東來的軍情?!?br />
    十萬火急的緊急軍情密信,通過飛鴿用最快的時間傳遞到而來。楊復光回到這封信的時候。就幾乎已經猜到了結果。他久久沒有拆封。整整在書房之中枯坐了一夜。徹夜末眠。最后,當晨曦照入窗內的時候,他才終于挑開了封臘,對著晨光在窗前讀信。

    王處存雙手握在一起,“李璟的攻勢太迅速太犀利了,他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掃平了屹立河北百余年而不倒的成德和魏博二鎮,如今更是只用了半個多月就把北方重鎮河東給占據了。李璟連下三鎮,而且幾乎沒經歷過什么戰斗。他的兵馬依然強盛,糧草依然豐富,他依然可以繼續南下。楊公,河中的王重榮絕擋不住李璟,河中要是再被拿下,那兩京危矣!”

    楊復光坐在輪椅上露出幾分苦澀的表情,兩京局勢危急,難道他會不清楚嗎?

    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當初與李璟議和,是為了保住朝廷那本就沒有了多少的烕嚴。為了重振朝廷。甚至他不惜把河北二鎮給拋棄了,以此和李璟妥協。本想多少能得到些喘息之機??傷芟氳?,這反倒成了一根索命的繩索。

    他不但低估了李璟,也低估了朱溫,他還高估了李克用。

    原本以為朱溫只是一個歸隊的叛將,對付他沒有人來插手。他雖不似別人一樣認為朱溫完全無能,可卻也只認為朱溫最多也就是葛從周等人的水平,朝廷要對付朱溫還是有這個實力的。收拾了朱溫,奪了他的地盤兵馬,正好可以擴充朝廷的實力,同時也是殺雞儆猴。

    一切都悔之晚矣了,信任倚重的李克用反命喪李克用之手。他雖奪了朱溫一半地盤,拿下陜虢和金商二鎮,但算來算去,他這次謀劃也沒有贏,他沒贏,朱溫也沒贏,就連田令孜也沒贏,他們小看了李璟,李璟才是最大的贏家。

    他雖奪下兩鎮,還策反了楊師立,可失去的更多,李克用死了,因此河東鎮也丟了。朱溫投田賊,使得洛陽東面的宣武,這個原本洛陽的屏障,現在卻成了洛陽最大的心腹之患。甚至連許州也被朱溫給吞了。更加危險的還在于,這場原本計劃的殺豬行動只是一場迅速能夠平定結束的小戰斗,可現在,卻成了一場亂戰,長安和成都兩個朝廷已經打的難分難解了,這下子一直在旁虎視眈眈的李璟終于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而山南的亂戰,又使得長安朝廷原來好不容易拉攏過來的荊南、鄂岳、山南、湖南、江西等地,重新失去了控制。

    李璟已經掃平了河北,拿下了太原,那鋒利的爪牙已經伸到了洛陽和長安的面前,局勢完全變了。

    城門樓上的旗下,楊復光坐在輪椅里,一連串的打擊,加上長期在外領軍的奔波功累,讓他染上了重疾,只是他原來一直在撐著,可現在,終于撐不住了。他不得不坐在了輪椅之上,連走都走不動了,一雙病腿支在身前,渾濁的眼睛下面懸著深深的眼袋,連續幾天失眠是因為身體的病痛還是接連不斷的壞消息的打擊,旁邊的人無從得知。

    兩邊的城墻上一隊隊的守衛正在jǐng戒,越來越壞的局勢,讓城上的守衛越添越多,氣氛也越來越緊張。

    “不久之前,黃巢大軍席卷而至,田令孜下令放棄了東都的防守,把兵馬撤回了長安。而后,沒多久又帶著皇帝匆匆西狩,不戰而走,將兩京先后拱衛讓與黃逆。送出去容易,可收復兩京卻花費了多大的艱難,兩戰長安,你都參加了,你當知道?!?br />
    王處存點了點頭,長安之戰他是永遠難忘的,第一戰,他差點把拿丟在長安城里。第二次,他終于報仇血恨,如今的官爵也正是以那次的收復長安之功而賞賜的。

    楊復光拍了拍膝蓋,渾濁的目光中透出一絲堅毅:“咱家不是田令孜,也絕不會拱手將兩京讓出,李璟既然咄咄逼人,不肯善罷甘休,那我們也只有奉陪到底,血戰不休!”

    “血戰不休!”王處存和侍衛都頭都忍不住高呼一聲,神情中帶著幾分振奮,不管如何,他們都是軍人,沒有哪個軍人愿意未戰先逃,更何況,田令孜當年還可以逃去西川,而他們又能逃去哪里,逃去西域嗎?

    “允賢,咱家打算讓你領三萬人增援河中王重榮,你可敢去?”

    王處存騰的站直身子,沉聲道:“首戰用我,用我必勝,請楊公放心,某誓死守衛河中,絕不放李璟南下南步,更不會讓他們渡過黃河!”

    “嗯,很好!”楊復光認真點了點頭,若是有好的人選,他并不打算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他,可他環顧四周,身邊實在是沒有一個合適的人選了。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

    想當初,朝中也是名將倍出,崔安潛、張自勉、曾元裕等等,可惜這些人如今都成了李璟的麾下重臣大將。就連李克用這樣的悍將,也都死于朱溫之手了。其余諸將,都是一鎮節帥,就算眼下如今關頭,可想調他們去抵擋李璟,只怕是根本沒有可能。

    等王處存告辭離去準備調兵遣將救援河中之后,楊復光又坐在輪椅上默默沉思了良久,最后他聲音嘶啞著道:“叫掌書記過來?!?br />
    掌書記很快被傳來了,楊復光道:“咱家要寫幾封信,我念你寫?!?br />
    楊復光要寫的第一封信,是給朱溫的,不過這信既不是勸降,也不是威脅,反而是一封打算和朱溫拋棄前嫌,重新和好,以共同對抗李璟的書信。這讓掌書記和侍衛都頭都驚訝萬分,沒有想到,楊公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而更讓他們心中震動的還是不久前楊公才策劃了一場殺豬行動,甚至一舉奪了朱溫兩個鎮和殺了朱溫兄長,可現在居然還可以當什么也沒有發生一樣的寫信給朱溫,說要拋棄誤會,不計前嫌,大家一起聯手。掌書記一邊寫一邊想,朱溫怎么可能答應這樣的提議?

    不過第二封讓他們更加的驚訝,第二封信是寫給田令孜的,同樣是要求和好,聯手共同對付李璟。而且楊復光甚至拿出了相當大的誠意,他把剛策反的楊師立又給拋棄了,承諾只要田令孜同意共棄前嫌一起對抗李璟,他愿意把楊師立人頭送給田令孜,并把東川鎮重新還給田令孜。

    掌書記的手腕懸在那里,筆尖幾次都沒落下去,他有些疑惑的抬頭看著楊復光,覺得楊復光有些病急亂投醫,或者說是不是徹底的病糊涂了?要不然,怎么可能還要去和朱溫和田令孜他們聯手?

    楊復光平靜的道:“按咱家說的寫,一字不差的寫下來!”他知道掌書記在想什么,可他沒有瘋,也沒有糊涂,而是完全清楚眼下的形勢和處境。李璟太強了,長安已經難以抵擋,如果這個時候還和朱溫、田令孜繼續斗下去,朱溫田令孜他們一時不會有事,長安朝廷卻是馬上就得亡了。聯吳抗魏,這是唯一的出路,楊復光相信朱溫和田令孜也能明白的了眼前局勢。。)
上一頁 返回晚唐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一肖一码中特网
如發現晚唐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晚唐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木子藍色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晚唐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www.rwxmj.icu)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